核电重建掀热潮 将带动1.2万亿投资_8

2019-09-09 15:16

  在2012年末重启的多个核电项目已经开始对相关产业形成带动作用,重工等与核电息息相关的产业正迎来春天。

  记者获悉,除去重启的延续性的项目外,山东海阳3号和4号机组也已经确定在2013年重启,并已经下达订单。伴随着核电重启的热潮,产业链相关企业正在跃跃欲试,试图参与核电重启的淘金浪潮。

  数据显示,十二五接下来的3年中,核电建设约4000亿元的投资有望落实,其中近2000亿元的设备采购量将释放;如果2020年核电装机容量新增6000万千瓦,则直接带动投资将达1.2万亿元。

产业链公司获益最大

  核电订单几乎成了钢铁、重工行业唯一的希望。此外,阀门、压力器等相关领域的上市公司,受到核电重启的影响也非常大。

  国家核电技术公司董事长王炳华的手机中时常收到这样的短信,王总,告诉您一个好消息,我们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电锻件,已经一次锻造通过

  我们产业链下游的企业,现在受到第三代核电技术订单的很大带动,每个企业都非常努力。王炳华告诉记者。

  记者看到,在他手机中显示,同一天来自中国一重(2.80,-0.01,-0.36%)的自主研发成功的好消息就传来了3条。

  目前,中国的重工行业和钢铁行业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船舶订单衰减迅速,整个船舶行业都处于低迷期,不少重工工厂都接到了船舶制造撤单的通知。此外,重工企业另一大订单来源,电器和企业所消耗的冷轧热轧订单也衰减迅速。

  重工上属的钢铁行业已是全面亏损。中钢协数据显示,2012年全国钢铁行业利润同比减少了95.81%,企业亏损面达到33.75%。中国钢铁行业现状之惨,可以从中钢协最新发布的数据看出:2012年钢铁业亏损面达28.75%,中钢协会员企业仅实现利润15.81亿元,较前一年骤降98.22%。

  而核电订单几乎成了钢铁、重工行业唯一的希望。现在,这些配件企业的日子都非常不好过,我们能够给他们带动一些,就尽量带动一些。王炳华表示。

  第三代核电订单,几乎是拯救了中国一重,此外中国一重的股价长期低迷,一位了解中国一重的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与市场好的时候相比,目前的情况几乎是一落千丈,现在流行的说法是以前总经理喝2两酒就能拿下的订单,现在得喝半斤。

  中国一重也适时抓住机遇,进行自主研发。中银国际分析师曾指出,公司二代加核电锻件实现批量生产,第三代AP1000 核电锻件研制取得了成功,承担的国家大型先进压水堆重大专项完成了阶段性任务,预计2010 和2011 年将是核能设备业务爆发式增长的阶段,2010年核电设备的收入占比将接近18%,2011年核电设备的收入占比将达到30%,预计核能设备和大型铸锻件将成为公司今后盈利增长的主要引擎。

  此外,阀门、压力器等相关领域的上市公司,受到核电重启的影响也非常大,并成为投资分析师看好的领域。

自主化市场或迎商机

  现在中国的核电站建设,不仅要有自主知识产权,设备还将最大限度地国产化。

  在第三代核电技术引进的会议现场,几位年龄超过50岁的国外专家疲惫地坐在椅子上,他们对面坐着的是平均年龄只有28岁的中国学生。

  业内人士称,这一次中国政府下了血本,以往只在引进技术上花钱,不在消化技术上花钱的中国政府,斥资数十亿元,要求几家核电公司消化吸收国外技术,让第三代核电技术彻底被中国人所掌握。

  此刻,外国专家面对坐在会议桌另一端的中国学生,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传授的了,因为中国人已经彻底掌握了最新的核电技术。不仅如此,这些外国专家发现中国人已经在此基础上着手研究第四代核电技术,在这方面他们已经远远落后。

  在核心技术掌握在手的同时,核电面临的更多挑战则来自装备制造业的落后。

  谈判的时候,我们就在争取为中国企业多留一些空间。一位参与第三代核电技术谈判的人士向记者表示,希望能够带动国内核电制造企业的发展。

  正式宣布中标中国核电站建设的法国阿海珐集团,是中国核电站建设资格最老的合作伙伴之一,但是他们现在需要面对一个新的规则现在中国的核电站建设,不仅要有自主知识产权,设备还将最大限度地国产化。

  而两年前,这一切似乎都是不可能的。江苏一家中日合资的核设备公司销售经理常年奔走于中国仅有的几座核电站之间,我只是希望能够把我们生产的管道卖给秦山核电站,但是他们最终还是选择了国外生产的设备,认为那样更安全。

  国外企业技术转让的可靠性以及国产设备的可靠性,都是我们费心思考的问题。中国核工业一位资深人士向记者表示。

  现在,东方电气已经成为全球唯一一家能够同时生产AP1000、EPR、二代加核岛重型设备和常规岛汽轮发电机组的企业。

  中国核学会人士如此评价:中国规划的核电站数量多,国际上还没有哪个国家有自主生产能力,因此实现国产化是必须的一个进程,也将对制造企业产生很大的影响。

  据了解,哈电集团、沈鼓集团将是最直接的参与者。此外,主泵之外的核电设备领域已经预热,中国一重、东方电气都收获了数十亿元的订单。

外包考验管理智慧

  接受巨大考验的第三代技术核电站,面临的不仅仅是技术难题,管理难题同样复杂。各级分包商的质量、计划的沟通异常困难。

  据悉,在发改委放宽审批后,国内已经有四处核电站建设重启,分别是华能山东石岛湾高温气冷堆核电示范工程、江苏田湾核电站二期工程、广东阳江四号核电机组和福建福清四号核电机组。目前,海洋的3号和4号机组也进入到重启的倒计时,订单已经下达。

  按照核安全规划,核安全事故发生几率指标10-5到10-6。中国一重董事长吴生富表示,这只有第三代核电才能满足需求。

  目前,中国一重是中国核电领域最大的锻件制造企业,在核岛核电设备的市场占有率超过80%。而核电锻件则是核电站建设最核心设备的使用原料。

  目前,接受巨大考验的第三代技术核电站,面临的不仅仅是技术难题,管理难题同样复杂。由于AP1000机组核岛设备采购模式非常复杂,核岛主设备的关键材料和部件经过多层分包。因此,各级分包商的质量、计划的沟通异常困难。

  同时,考虑到锻件制造技术的保密和避免制造车间出现多方建造人员同时见证的情况,韩国斗山和中国一重的锻造车间都不允许设备监造人员出入,因此导致各方设备监造权利难以落实。一位参与中国一重生产和研发的人士表示。

  不过,经过这次合作后,中国一重具备了自主化生产的能力。按照国核技的规划,未来也可能出现多层分包的情况,这对管理也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对此国核技董事长王炳华认为,第三代核电技术的整个产业链都是需要更新的,因此,不可能一个企业把产业链的所有细节都面面俱到的做完整,会有很多细节工程外包给其他的企业或者个人。

  我在美国就经常看到核电项目的外面停着很多的房车,这些房车都来自外包公司和个人,他们承担核电站建设的某一个方面,自己解决衣食住行问题,流动性也非常大。因此他认为,外包的前提条件是,我们要加强对准入企业的监管,必须要达到相应的资质。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