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德企身份 SAP还有什么资本谈工业4.0?

2019-07-28 10:55

  有一种说法是,SAP和西门子是对工业4.0非常有发言权的厂商。西门子自不用说,它在德国安贝格和中国成都的两个数字化工厂已经让我们看到了工业4.0愿景下未来工厂的模样。然而,SAP谈工业4.0的谈资是什么呢?

  6月8日,笔者在SAP上海研究院采访了SAP全球高级副总裁、SAP全球研发网络总裁、SAP快速增长战略市场总裁柯曼和SAP中国研究院院长李瑞成,在两个小时的对话中,笔者认为SAP谈工业4.0主要有以下几个资本:1.工业4.0的提法源自德国,德国制造企业在产业升级和创新发展上有非常多的经验可以被中国企业所借鉴,而SAP正充当了德国企业与中国企业沟通的桥梁;2.SAP认为,实现工业4.0需要打造一个可以把不同物件和终端进行互联的机器云,SAP擅长的云平台、数据库以及商务智能解决方案正是打造这个机器云的三个关键技术;3.在过去45年中,SAP对制造行业有深刻的了解,了解如何将IT技术应用到生产情形中;4.SAP对物联网领域颇具野心,SAP发布了面向物联网的HANA云平台;5.工业4.0最重要的就是开放合作,不管是研究机构、企业、政府还是大学,SAP愿意同各利益相关方在开放的平台上协力合作。

  除了德企身份 SAP还有什么资本谈工业4.0?

  未来的制造是基于大数据、互联网和人,通过各种信息技术进行的柔性制造

  制造业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在过去的几年中,传统的大规模量产市场正在消失,转变为一个以消费者个人为中心的个体化市场,未来的商业不是C2B,而是C2M(消费者到制造商)。消费者对商品的个性化需求首先出现在了汽车行业,从前一款车可能只有几种不同配置的车型,而现在,消费者会根据自己的喜欢,对引擎、内饰、外饰进行定制。在德国,定制的宝马5系的配置组合最多可达3万多种。

  消费者对定制的渴望,要求生产过程具有极度的可变性,这不仅仅对从业人员提出了考验,工厂的自动化设置和配置都要做到可变和灵活,工厂需要根据生产的需求、市场的变化,不断的进行重新配置和调整,柯曼说道。

  那么在这样的全新格局之下,工业4.0到底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呢?工业4.0是物联网的一个组成部分。而物联网的核心,则是实现机器同机器的对话,实现终端和终端间的连通。工业4.0攻克的正是前面所提到的个性化生产,工业4.0的终极目标正是实现单件生产。工业4.0愿景下,工厂的机器人或自动化流程可以清楚的知道每件产品是为谁而造的,它们掌握每个部件以及它所对应的最终产品,最终实现每件产品的个性化定制。与此同时,这种单件生产的生产速度是和从前大规模生产的速度旗鼓相当的。

  柯曼指出,传统定义的制造环节,只是工业4.0整个链条中的一部分。工业4.0愿景下的制造有以下几个表现:从产品研发来看,所有的装置都带有传感器。因此,当产品进入生产环节后,可以追溯每个产品以及每个产品中的每个部件,然后把产品的生产和向外的物流(装集装箱、装船、装卡车)进行无缝的链接。而所有的流程都是无纸化的,它们都存在于一个智能的、自动的平台上。工业4.0的生产环节有三大要点:首先实现单件生产。同时,要有一个非常灵活的自适应系统,也就是说,如果在生产环节中产品出了故障或者缺陷,整个生产链、生产系统能自动调整。另外,生产过程要真正实现能源的高效。最后,在产品出货之后,企业可以追踪产品的具体表现,做到预测性维保。

  为了让我们更好的了解,柯曼举了几个SAP已经落地的项目。第一个是智能工厂的例子,德国的机械工具生产商FESTO实现了实时的生产和组装,使同一条生产线拥有了生产不同产品的能力。SAP还与欧洲最大的港口汉堡港合作,当港口的船舶集装箱到港之后,会有自动机器人根据预先设置的空间安排,把货物卸载到港口。并实时向停在100公里之外的卡车发送信息、指令,让卡车往港口开,避免了拥堵的情况,提高了港口的使用效率。此外,SAP在数字化农业以及预测性的维护与远程服务管理等方面都取得了实际性的进展。

  工业4.0和中国制造2025到底是什么关系?

  在谈到工业4.0和中国制造2025的关系时,柯曼表示,中国制造2025这个概念要比工业4.0更为宽泛。在这一轮的制造业革命中,也就是工业4.0里边,我们的核心是整个制造和生产的数字化。而制造和生产的数字化,也正是中国制造2025计划中的一个部分。柯曼进一步指出,中国制造2025愿景的四大支柱:第一,是进一步提高中国制造产品的质量;第二,提高中国制造产品的创新程度;第三,通过中国制造2025,推动中国制造业的转型,把工业的重点转向那些面向未来的产业;第四,制造业的数字化。在这四个部分中,德国制造企业在产业升级和创新发展上有非常多的经验可以被中国企业所借鉴。

  随后,李瑞成就中、美、德三国在提升制造业的战略方向选择上进行了解释,美国提出了工业互联网,这是因为美国在信息技术上非常强,所以希望从云计算、大数据的角度入手,自上而下,控制工厂生产。与之相比,德国则是自下而上,就是把工厂打造成一个自我生产、自我学习、并可以自我调整,按照客户需求进行生产的智能工厂。工业4.0是从下往上,从智能工厂再走到云端。而中国提出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最终的含义,我个人看法应该是怎么使中国从制造大国变成制造强国。中国制造2025提得更多的是方向性的,哪个行业做什么事情,达到什么目标,但是这个方法怎么实现?这就要靠工业4.0。不管是高端制造还是生物制造,工业4.0落实下来就是智能工厂的概念。所以,工业4.0强调的更多的是手段和方法论。

  李瑞成认为,工业4.0和中国制造2025也反应了西方人和中国人看问题的角度上的差别,西方人更善于从具体的东西做一个事情,而中国人则更善于从一个系统的角度去看问题。这两种思维没有好坏之分,它们碰撞在一起,是非常好的结合。用中国制造2025战略结合工业4.0的具体方法,我国就可以明确,从制造大国到制造强国的这条路到底该怎么走。也就是说,工业4.0给出了中国实现中国制造2025的具体路径。

  工业4.0急不得 务实最重要

  近几年,国内制造企业的日子并不好过,因此,在谈起工业4.0、智能工厂、智能制造时,企业表现的非常着急。需要注意的是,工业4.0是一个渐进的过程,Gartner和Forrester的研究报告指出,工业4.0的实施周期为2010到2050年。不管是工业4.0,还是物联网,中国都处于初级阶段,因此,在实现工业4.0的旅程中,国内企业需要务实,一步一步的打造智能工厂。

  柯曼指出,企业想要实现全面的工业4.0,意味着从业务流程到工厂的布局,到端到端的价值链都要进行重组。不管你的工厂是处于工业2.0或者是高度自动化3.0,或者是一个全新的工厂,要走向工业4.0,花的精力和投入都是相当的。而这里边真正的成功要素在于人才,是否具备真正的人才帮助企业迈向工业4.0。此外,走上工业4.0道路的企业,一定要有一个长远的愿景和眼光,因为向工业4.0的迈进不是一蹴而就的。

  对于想要踏上工业4.0之旅的企业,李瑞成给出了五个建议,第一,不要盲目跟风。第二,要认识自己。第三,跟上形势。第四,务实推进。第五,开放心态。

  第一,不要跟风。中国企业要善于产生自己的主见、自己的想法。现在有互联网+,工业4.0,工业互联网,中国制造2025,这些方向都是对的,企业要有自己的主见。

  第二,认识自己。怎么在这些方向上找到自己最需要的东西?企业到底处在什么程度?能做哪些东西、不能做哪些东西?有多少预算、有多少人力资源、有没有人才?这都是企业需要考虑的问题。企业还需要找到自己的最大痛点,一步一个脚印的往前走。

  第三,跟上形势。工业4.0是个大趋势,从技术、时代角度讲,它是个无法避免的趋势。企业不能闭眼不看它,说这个东西跟我没关系。同时,企业也不能太急躁,要认识形势。

  第四,务实推进。找到自己内部的痛点,然后慢慢解决它。

  第五,开放心态。有人讲云计算有安全问题,工业4.0有标准的问题,我不想当吃螃蟹的人,不想开放我的工厂、开放我几十年积累的工业知识。目前,很多企业还存在不开放的心态。然而,这个社会一定是慢慢走向开放的。这个开放,可以通过不同的技术手段实现,也可以通过不同的方法来实现。但是如果你等一切都做好了再做,就来不及了。

  面向物联网的HANA云平台

  上文说道,工业4.0是物联网的一个组成部分。我们知道,SAP一直致力于把业务覆盖面扩张到物联网领域,上个月,SAP公布了HANA Cloud Platform for IoT(面向物联网的HANA云平台),同时宣布了与西门子携手扩张其物联网产品组合的计划。

  HANA Cloud Platform for IoT将被用于联网车辆、物流、智能城市和智能自动售货系统等领域。我们可以利用这些产品的数据流并实时处理这些数据,借助预测能力增加HANA Cloud Platform自身的丰富性。它直接连接到你现有的业务中,这是成功的关键,SAP执行董事Bernd Leukert说道。

  HANA Cloud Platform for IoT采用现有的SAP技术,例如预测分析、远程信息处理和地理定位,让企业能够连接到他们业务边缘的设备。

  对于这个平台,李瑞成表示,SAP推工业4.0的思路很清晰,我们一定要打造一个平台。此前,我们推出了SAP HANA云平台,以HANA为基础,为SAP、合作伙伴的开发人员提供一个云计算的计算平台,而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把下层又加了三层形成了面向物联网的HANA云平台。这三层分别为物联网连接器(用于收集数据,为不同的传感器提供接口),设备管理(管理通讯网络和传感器)以及通讯传感器(使不同厂商的服务器理解物联网信号)。我们提供的是非常完整的开发平台,任何合作伙伴,包括我们自己,都可以直接在此之上针对不同的工业场景进行开发。

  与西门子的合作则可以视为SAP推动物联网业务的第二步。对于西门子来说,这家德国企业将采用HANA Cloud Platform for IoT构建它自己的行业云。联合云的目的是让行业客户能够分析大型数据集并且从物联网传感器数据中挖掘价值。西门子计划基于HANA Cloud Platform for IoT保持IT生态系统面向开发者和制造商的开放性。

  SUPER计划 推进工业4.0在中国的落地

  为了推进工业4.0在中国的落地,SAP中国研究院提出了SUPER计划。SUPER是五个单词的缩写,分别代表了Share,Understand,Promote,Elaborate和Reach。

  ShareSAP非常愿意分享其在工业4.0方面的一些思索。

  UnderstandSAP要深刻理解中国的产业政策,包括中国的两化融合、安全标准等等。在这个方面,SAP和工信部有很好的合作。

  Promote推广SAP的应用方案。

  Elaborate与中国客户共同打造工业4.0,联合创新。

  ReachSAP希望和国内的大学、协会、政府机构、合作伙伴打造共赢共成长的生态体系。

  据李瑞成介绍,SAP在国内和华为、西门子、NSP、沈阳机床厂、赛迪,联合成立了中国工业4.0星火联盟,该联盟的主要宗旨就是结合国外厂商、中国厂商、政府智库一同打造一个工业4.0生态体系,研究范畴涵盖标准制订、安全措施讨论,以及智能工厂的建设。

  除了成立联盟之外,SAP还在和国内大学进行合作,推进人才培养计划。目前,SAP已和同济大学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准备在同济大学开办工业4.0课程。同时,SAP还和北京理工大学进行了合作,但授课对象不是学生,而是中国的政府官员、企业高管做工业4.0相关的培训。这两项合作目前都处在落实阶段。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